上海都市网_上海大都市_上海资讯门户网站

资讯
上海经济国内新闻
社会新闻焦点新闻
企业
企业资讯企业文化
名企风采品牌魅力
财经
国内财经国际财经产经宏观经济
财经观察财经评论金融财富人生
行业
房产动态科技新闻汽车动态
休闲时尚教育动态理财聚焦
股市
股票行情 大盘分析
机构动态 名家文章

高考658被打出走 盘点高考后的“奇葩”新鲜事

2016-08-15 23:07:45  来源:互联网  编辑:gaoxiang

高考658被打出走
考595分无学可上

\

  【考595分无学可上】全省文史类考生总分第822名、总成绩595分、英语单科128分,西安中学重点班毕业、年级排名前30名的优秀学生,小郭。现在却整日待在家中,郁闷的无以复加。明明可以被北京外国语大学录取,但现在陕西省招办却压着他的档案不投给高校,这样让他很有可能因为滑档而无学可上。

  小郭,是一个性格腼腆的小伙子。就读于西安中学,从小就喜欢英语,英语水平在年级前列,他也因此立志,以北京外国语大学为目标。在今年高考中,他以总成绩595分的优秀成绩夺得了全省文科第822名的名次。而在此之前的三月份,他报名参加了北京外国语大学提前批次的考试并通过初审,北外当时通知他于6月19日到北京参加面试。

  与此同时,小郭又接到通知,在6月19日当天,是陕西普通高校招生外语口语测试的时间,两个考试在同一天。小郭和家人当时想着尽力兼顾,但省上的考试是上午11点开始,没有补考机会,只能当天进行;北外的考试分上下午,不参加就不能录取。经过再三权衡,家人决定还是前往北外参加考试并顺利通过了面试。

\

  按说这个时候总该放松了,但残酷的现实才刚刚开始。北外通过公函明确告知陕西省招办,他们的招录不需要陕西省的口语测评成绩,但省招办以不参加省内口语测评,就不予投档为由,将小郭和另外三名学生的档案压了下来。

  令人奇怪的是,和小郭一起去北外参加面试的学生有7人,北外在陕拟招录前四名,小郭排名第三,但有三名学生,居然同时拥有北外的成绩和省上的口语测评成绩,他们的档案将顺利投放,难道这三个学生会分身术吗?

  小郭的家长很疑惑“我想请问,不管是北外也好,陕西省招办也好,你们把考试放在了同一天,一个在北京,一个在西安,你让我们家长如何选择?如何选择才是对的?!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那三个学生是通过什么方法得到的成绩的” 在得知无法投档后,小郭的家人奔波数日,在省招办、教育厅、信访办和学校之间徘徊,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在这,记者得到了一份录音,是省招办负责此项工作的一位叫冯继红的工作人员给小郭家人的回复,“实话给你们说,你们爱到哪投诉就到哪投诉,这是你们的权利,你们随便” 。

  安徽一失去双臂考生用嘴咬笔答卷 高考考出502分

\

  “我最想做的事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然后有能力的时候再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这是一句很朴实的话,也是一个很普通的梦想。然而,这对于双臂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六安市叶集中学的袁胜利来说,却是如此的不平凡,甚至沉重。

  几天前,高考分数下来了,袁胜利考了502分,比二本分数线高出29分,上一个二本是没有问题的。这本来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可是对于袁胜利一家人来说,既高兴,又透着几分忧虑与不安。

  今年20岁的袁胜利,是六安市叶集中学的一名普通学生,家住叶集区平岗办芮祠村,父母是半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家庭虽然不是很富有,但一家三口却也生活得幸福美满。

  然而,袁胜利14岁那年的一次意外事故,改变了这个幸福家庭的轨迹……

  “大约是在十三四岁时候发现这个手有点畸形,然后双手没有什么力气。然后我父母看到我这种情况就带我到处去看病,合肥,北京,上海,能去的大医院基本上都去过了,做了很多检查,还做了两次大手术,效果不明显,现在的病情比当时还加重了。”袁胜利淡淡的叙述着自己失去双臂的往事。然而他失去的不仅仅是双臂的劳动能力,一年后他的双腿也软弱无力,只剩下五成不到的支撑力,勉强等够走路,稍微有些颠簸就会摔倒。为了能继续念书,袁胜利只能学着用嘴巴写字、看书。

  “当时这个手感觉写字很困难,然后我就改变用嘴尝试去写,刚开始用嘴写字肯定困难比较大写字写的速度非常慢,字写的也不工整,经过一段时光练习现在渐渐的也习惯了。”袁胜利低着头慢慢地说。

  经过了一年多辗转于合肥、北京、上海等多家大医院求医无果后,袁胜利和父母接受了自己彻底失去双臂劳动力的事实,他的父亲告诉他,现在他只有求学、考上大学人生才会有转机。

  “他妈俺家眼睛都哭肿,那没办法,亲戚家里借钱都给他看好,到最后都没给看好。没看好后,我们就打算给他上学。你不给他上学,他又不能干活,我讲你只有好好念书才能减轻家庭负担。”袁胜利的父亲说到这件事的时候非常激动。

  三年后才刚刚学会用嘴咬笔写字的袁胜利中考还是只考了457分,为了能继续上学,他的父母搬到了叶集中学开始了陪读生活。机缘巧合让他得到了班主任的关注和帮助,更加坚定了他努力学习的信心。

  袁胜利现在的班主任台建武在2013年中考监考中发现了袁胜利,“因为我当时在监考上就注意到这个孩子,我发现他翻卷子有问题,也刚好在高一新生录取的时候,又被我们班录取,从这呢我就更加关注他。班里我也嘱咐同学们相互关心关爱他,平时时时刻刻关注这个孩子,尤其一些生活细节,你比如说翻书,还有收拾书本等等,基本上都让同学们替他收拾。”

  三年的寒窗苦读,在班主任、各科老师和同班同学的照顾下,皇天不负苦心人,袁胜利终于在今年高考取得了502分,高出二本线近30分的优异成绩。然而这本是该高兴的事,却让家里又蒙上了一层阴霾。什么学校会接受他?该选什么专业今后才能自食其力?当年因为袁胜利的终身残疾,袁修明夫妻申请了二胎,一年后生下了的弟弟今年才5岁,现在正是他上学的年纪,如果袁胜利去上了大学,就得举家陪读,弟弟能在陌生的城市念上书么?

  袁胜利是不幸的,他在最需要张开双臂拥抱世界的年纪失去了双臂的能力。然而他又是幸运的,他有一直关心他照顾他,从未放弃过他的父母,他有爱护他,帮助他陪伴他的老师、同学。他自己也通过三年的不懈努力终于要圆了这个大学梦,他的故事让我们看到,只有不够努力,没有成就不了的梦想。

  【编后】

  正如袁胜利自己说的,在上天放弃你的时候,你自己一定不要放弃,你反而要更加倍的努力和刻苦,才能让自己在逆境中成长,终有一天苦尽甘来,破茧成蝶。我们希望袁胜利能够最终找到适合自己的学校和专业,带着一家人一起去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9岁高考女童之父承认编造履历:人都是势利眼

  处在风暴中心的张民弢总结,古人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则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

9岁高考女童之父承认编造履历:人都是势利眼

  张民弢火了,借着女儿张易文的风头。

  张易文今年9岁,身高只有1米3,是今年河南80多万考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6月25日凌晨,河南高考成绩公布,张易文总分172分。张民弢称,这一成绩超过了8%的河南考生。

  在此前的报道中,张易文4岁时,一年就可以识字两千,被认为是“神童”。

  张民弢介绍,2013年他办了一个私塾,女儿一直在里面学习,他和妻子就是孩子的老师。

  媒体报道中,张民弢也曾是一名“神童”——8岁上初中,16岁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随后又在香港中文大学学习教育学和人工智能语言博士课程。

  但很快有人发现,张民弢上述履历有杜撰成分;另外他创办的私塾中衍生的多项业务为直销模式,多项涉及私塾宣传的广告并不属实。

  张民弢并不否认以上质疑。他辩解,这些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为了生存的需要。”

  “圣童私学”

  一个月前的高考日,父女俩穿着印有“圣童私学”宣传标语的定制T恤,出现在河南商丘的高考考场里。

  “圣童私学”便是张民弢在家创立的私塾——在一栋老式三层居民楼里,楼门框贴着对联:“六岁全启蒙,十二上高中。”

  办私塾、做家教是张民弢一直的梦想,起初私塾里只有他女儿一个学生。

  2013年张民弢在香港注册成立了美国圣童教育有限公司。

  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处信息,美国圣童教育有限公司(USA GIFTED EDUCATION LIMITED)注册于2013年6月21日,注册资金为一万港币,注册办事处位于香港九龙观塘骏业街66号一处写字楼D栋15楼。公司董事只有张亚东一人,董事住址显示是河南商丘睢阳工贸路。

  张民弢原名张亚东,民弢只是笔名。在更多的场合,他更喜欢这个笔名。

  他曾对外宣称,这家公司是美国华侨捐助的公益公司,从事教育技术研发,与各地中小学、幼儿园合作成立圣童班级。其广告语是“6岁会读书,15岁上大学。”而张本人的身份,是“美国圣童教育有限公司商丘督学”。其注册资本,也被夸大为五千万元。

  在“圣童私学”的官网上,张民弢挂出了他游学的港澳学校的留影,都被冠上了“访学”、“讲学”、“参加研讨会”的字样。张民弢成了“博士”“学者”。

  在“圣童教育顾问”一栏里,列着北大博导陆俭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张广照等学者,还有张民弢和他们的合影。

  但剥洋葱辗转联系到北大已经退休的博导陆俭明,陆教授称,他对张民弢并没有印象,没听说过“圣童教育”,对于何时合影他也记不起来。

  张民弢则辩解,陆教授有那么多学生,不记得是正常的。

9岁高考女童之父承认编造履历:人都是势利眼

  这两三年,张民弢一直想要扩张业务。他在开封、郑州、惠州都找过几家学校合作,但都未果。

  私塾学生进进出出,一直维持在十七八人,待得最久得一个,只有三年。

  2014年,张民弢带着女儿到北京,找到一家私立学校,希望建立分校。该学校的老师周丽萍被校长派去和他接洽。

  “没有精力去求证他和他的学校是否靠谱,也就没有合作了。”周丽萍对剥洋葱说,当时张易文还在她家里住过几天。“小孩子很聪明、好学、学习刻苦,我印象很深。”

  但现在,周丽萍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还被挂在“圣童私学”的官网上,仍被冠着“圣童私学”北京校长的头衔。

  N种履历

  从近年媒体报道和“圣童私学”的广告中,可以梳理出张民弢至少四种不同的人生履历。

  在其私塾的官网上,2015年5月22日的更新显示,张民弢1976年出生于河南鹿邑县,1993年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一年后转入教育系,大学没毕业前往香港,在香港中文大学学习教育学和人工智能语言博士课程。2005年回国创办“圣童私学”。

  而在其2012年上传到“圣童私学”家长群的一份文件显示,他16岁被河南大学哲学系破格录取,最终在2000年考入北大中文信息处理专业硕博连读五年。随后还成为谷歌中国破格聘请的汉语研究员。谷歌退出中国后,2008年他创办私塾。

  在一个名为“philology(语言学)” 的博客中,张民弢又写出了两份完全不同的履历。

  一份显示,他大学毕业后在一所学校教书,后辞职考研,师从湖南大学罗海清教授研究语文信息自动处理技术,并在北大、清华等多校游学。

  另一份似乎更接近真实——1994年入读开封职工大学计算机财会专业,1997年获得大专毕业证。做过仪表推销员、期货、保险经纪人。2002年到2004年在北大蹭语言学专业研究生课,2006年在北京语言大学蹭计算语言学课。2006年5月结婚并移居商丘。

  张民弢的初、高中语文老师杜明建回忆,张民弢高中阶段应该是1988年到1990年间。“刻苦、善于钻研。在班上排名比较靠前。”

  杜明建回忆,鹿邑县老君台中学只是一所普通中学,能考取北大清华的学生寥寥。对于张民弢具体考上了什么学校,并无印象。

  张民弢还多次提到1999年他先后任香港资优教育学院教师、院长助理、教务长。

  但记者并未查询到香港资优教育学院,只查到香港资优教育学苑,该校工作人员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回应称,他们2007年才成立。

  张民弢承认,目前公开的履历并非全部真实。

  “在目前的社会背景下,每个人都是势利眼,他们不可能看到你的真实才华,他们会看你的文凭,看你的经历,看你的包装,是他们迫使我不得不采取了一些迂回的手段。”他说。

  “学者梦”

  在张民弢的个人博客中,详细记录了他在2006年前后的心路历程。彼时,他已到而立之年,他在博客上发表了《三十述怀》,“有心深山当和尚,无奈红尘做阿Q”。

  1997年,张民弢大专毕业后,在北京各高校游学,做旁听生,对哲学和语言学产生了浓厚兴趣。那段时间,他在各高校听讲座、参加学术会议、在高校bbs上和同好探讨学术问题、和授课的教授书信往来。

  那是他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2006年前后,他曾尝试考研,攻读语言学,想走学术研究的道路。但屡考不中。2007年的成绩,甚至还低于2006年。

  在一封与授课教授的书信往来中,他跟对方说:“成为官方学者之念已灰。正在筹办私塾,以实现改革教育的人生理想,即便不成,至少可以谋生。”随后,他又慨叹“极端理想主义,又不屑于从琐事做起。故事每不成。又很自负,却得不到舞台。”

  2006年10月,他当起一个名为“中文现代化论坛”的管理员。希望可以和学者们一起讨论学术。

  但这些,都未能让他进入语言学的学术圈子。

  2011年,他从朋友那里得知,可以申报教育部的一个课题。他花3000元钱买了一张盖了红戳的“子课题立项批复通知书”。课题主题是《新时期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学校课程设置研究》。

  张民弢很开心,想着,有了课题,就有科研经费了。“到最后,没有课题经费,也没有开过学术会议。”他说,“钱也要不回来了。”

  之后,他在网上发帖,举报当年卖“课题”给他的人。

  如今,这张立项批复通知书,挂在“圣童私学”官方网站的“资质证件证明”一栏,简介是“张民弢承担的教育部课题”。

  “一个青年愤世嫉俗的想法”

  2007年,张民弢的大女儿张易文出生。生活压力更大了。

  张民弢在一篇博文里感慨:“作为一个体制外的科研爱好者,别说科研经费,就是生活费都得自己想办法。”

  他开始在学术圈外寻找一种生存的方式。

  他想到要办一家中国腐败调查公司,在业务介绍中称,接受官方上级对下属、对政敌的腐败调查任务的委托。其中,收费标准是,村级5千元;乡级1万元;县级2万元;市级3万元;省级5万元;中央级10万元。文末,留下了他的QQ号。

  之后,他又想到成立一个赖痞录网。

  这是受了妻子李韩英的启发。有人拖欠了李韩英的货款,一直讨不回来。张民弢突发奇想,通过他的博客,制造舆论,帮助苦主讨债,他从中获得实收债款一定的比例。

  但这些,都无人问津。

  回想起当年他做过的尝试,张民弢不以为然,他总结,“这是一个青年愤世嫉俗的想法。”

  同一时期,张民弢还在推销他发明的预防近视眼镜。他把专利号发在网上,还附上了专利查询的链接。

  但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调查发现,他所提供的专利号对应的是一个居住地为青岛、申请人为张国辉的“预防近视眼镜”的实用新型专利产品。

  “我的专利号是编的。”张民弢毫不避讳。他说,虽然专利号是假的,但产品是真的。“我高中的时候,自己研究治好了自己的眼睛。但一直没有产品。上了大学,我做出了自己的产品。”

  2006年前后,张民弢在博客上推出他的“跳级家教协议”,他把草拟的合同贴上网,甲方是民韬跳级家教公司。但实际上,和之前他自拟的所有公司一样,都没有经过注册。

  “家教协议”和“预防近视眼镜”的生意,或多或少,已经有了“圣童私学”的影子。

  “下士闻道,大笑之”

  张易文参加高考,让张民弢和圣童私学狠狠地火了一把。

  高考当天就有媒体找到了他,现在他已经接受了十几家媒体采访。

  其实,这间私塾和其他的民间私塾区别不大——上课轻松、作业少、注重素质教育。张民弢把他防治近视的眼镜,也一起打包进了他的“教育改革“中。

  在“圣童私学”官网和官方微信号上,广告语大都简单直接,“六岁读报刊十九能考研”、“晚上不写字免费防近视”、“五岁入学各地卅就开班”、“直奖招生人人都能上得起”……

  《圣童教育承诺和助学办法》提及,一个招生员每年担保十人入学,十人每人又能保十人,这样招生员的二级下属有一百人,三级下属有一千人,招一个人奖励1000元,连续奖励六个学期,则总共可收入666万元。

  张民弢希望家长们能和他一起招生、一起推销、一起打造民办教育帝国,对此不少家长表示,没兴趣。张民弢也承认,目前并没有家长为了他宣扬的666万,帮忙招生。

  剥洋葱接触到的家长中,大部分是看重素质教育,在正规学校里压力太大;还有一部分则是在学校里跟不上,到私塾了寻求过度。

  近日张民弢被有些媒体称为“骗子”。6月30日一大早,他发朋友圈,说要起诉诋毁他的媒体以及在上面撰文的作者。

  “他是不是北大毕业生和上学没啥关系,他那里的教育模式和老师,我都比较认可。别的人,哪怕北大毕业,有这学历教不出东西的话根本没用。”一位家长对剥洋葱说。

  “没有觉得张老师揠苗助长,他9岁的女儿活泼快乐,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上述家长说,她的孩子,已经在“圣童私学”上了一年,孩子在私塾里学得不错,但她还是准备等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回到公立小学。

  7月4日,睢阳区教体局在《商丘日报》四版刊登声明。声明称,睢阳区新城办事处辖区“圣童私学”又名“美国圣童教育基地”,是未经主管部门睢阳区教体局审批的一所办学机构,属于非法办学。特此声明。

  处在风暴中心的张民弢总结,古人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则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

  对话张民弢

  “我最初和最终的目的,都是教自己的孩子”

  剥洋葱:什么时候萌生办私塾的想法?

  张民弢:上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我深刻认识到了传统教育中的问题。我一直想做一种教育,让孩子快乐成长。

  2006年前后,因为没有文凭,找不到工作,想到办私塾创业。但当时没有人脉,也没有资金,招不到学生。最后只能办补习班,初高中数理化和英语,学生只有几个。

  剥洋葱:私塾什么时候起步?

  张民弢:补习班办不下去,我去南方工作。2013年,女儿5岁,到了上学年龄,我想帮她找一所可以区别于传统学校的新式学校,但没找到。我辞职回到商丘,办私塾,自己教。我最初和最终的目的,都是教自己的孩子。

  2013年,我去教育部门申请全日制的私塾,教育部门不允许,说可以办培训学校。我以妻子李韩英的名义成立了英贤双语培训学校。当时没有几个学生。几个月之后,还被教育部门吊销了。为了获得资质,我去香港注册了美国圣童教育有限公司。

  注:教育部门在2013年下半年的例行检查中发现,英贤双语培训学校招收学生补课,教的是九年义务教育的内容,属于非法办学。2013年12月就已经发文取缔。)

  剥洋葱:只是想教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注册公司?

  张民弢:我并不是想做生意,我女儿太孤单了,我想招更多的学生来陪她读书。刚开始招不到,我还在报纸上打广告,希望招点孤儿和我女儿一起来私塾上课。

  女儿6岁时,已经开始学初中课程了。当时我们打出了牌子,6岁孩子可以挑战30岁的人。有人看到这个广告,就有学生陆续来了。

  “希望女儿得到体制内认可”

  剥洋葱:学生都是什么样的?

  张民弢:目前除了我女儿和儿子,还有17个学生。12-13个都是属于学习成绩比较差,在公立学校读书跟不上,剩下两三个是希望早日成才,接受素质教育。

  剥洋葱:老师情况怎样?

  张民弢:现在有6个老师。除了我,妻子教英语;一个老师来自贵州一个公立小学,在网上看到我的教育理念,比较认同,加入的;还有一个老师,来自当地一所学校,没有编制工资太低,到我们这里教四年级语文数学;武术和书法老师是兼职。

  剥洋葱:这些年最优秀的学生是谁?

  张民弢:除了我女儿,有个11岁的学生拿到了中科大少年班的准考证,但后来没去考;有学生报考了西交大的少年班,在全国3000多名报考生里面,排2000多,还上了汉字英雄节目。

  剥洋葱:他们也并没有考上少年班,优秀在哪里?

  张民弢:比同龄人掌握了更多的知识,人文素养更高吧。参加了汉字英雄节目的那个学生,才10岁,一般人是上不了这个节目。

  剥洋葱:让你女儿参加高考,是想检验你的教育成果?

  张民弢:不是。我只是想检验一下,没有学籍能不能参加高考。万一不能参加,我就给她办学籍。

  剥洋葱:为什么一定要参加高考?

  张民弢:大家看一个人,都是看你的标签。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你需要一个高级的标签,一个公认的平台,这样才能做事。要得到这个平台,只能通过高考,拿到文凭。

  剥洋葱:你排斥体制内教育,又希望女儿得到体制内认可?

  张民弢:对。

  “如果学生剩下不到五个,我就停办”

  剥洋葱:你的网站和微信公号中,虚构了很多东西,有人说你是骗子。

  张民弢:我说我在北大上过课,但没说我是北大毕业。在香港的经历,我也只能说虚虚实实,很多东西,现在还不能说。

  剥洋葱:学校的很多广告,也不属实,比如你夸大了你的注册资本。

  张民弢:这不能说是欺骗,就想把自己说得(规模)很大,是为了方便招聘。欺骗和善意的谎言有什么区别呢?欺骗一定是通过损害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说我们没有损害别人,甚至给学生带来好处,这都不能说欺骗。

  剥洋葱:7月4日,教育部门发声明,说你是非法办学。

  张民弢:教育局也有人到我这里来了几次。我跟他们说了,如果可以动员这些家长接走孩子,我非常欢迎。我自己也不想办,我没有什么利润,学生中大部分也是在公立学校跟不上的,我还怕对我的孩子有不好的影响。

  如果学生剩下不到五个,我就停办。

  高考生花8万上辅导班成绩反退步 家长欲退款被拒

上辅导班成绩反退步

  小睿在高考前三个月,报名参加了济南天材教育(山师校区)的一对一全托培训班。

  随着高考成绩的公布,不少考生陆续知道了自己的分数,但市民张女士一家现在还感到难以置信:今年2月,张女士的儿子小睿报名参加了济南天材教育(山师校区,以下称天材教育)的一对一培训班,辅导费每天1200元,三个月共花费8万多元,可谁想高考过后小睿一查成绩,只考了317分。

  而据张女士称,小睿在上该辅导班前还能考320分,怎么花数万辅导后,学习成绩反而退步了呢?一怒之下,张女士前往该培训班讨说法。

上辅导班成绩反退步

  上辅导班成绩反退步

  3个月花费8万上辅导班

  张女士的儿子小睿在济南某外国语学校读高三,随着高考临近,他想提高一下成绩,以便在高考中超常发挥考上满意的大学,于是将这一想法告诉妈妈。张女士得知后为儿子的想法感到欣慰,于是多方打听,是否有短期内能提高高考成绩的培训班。

  “当时就有人说天材教育的一对一全托培训不错。”张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对于天材教育并不陌生,因为儿子小睿自2011年以来,就陆续上过天材教育的培训班,“当时主要是周末去。”张女士告诉记者,经询问相关老师,张女士决定为小睿报名全托一对一培训,学费一天是1200元,上课时间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持续时间一直到高考前夕。

  “其实小睿的成绩在班内原本属于中下游。”张女士告诉记者,教过小睿的老师曾经说过,小睿是个悟性挺好的孩子,但是注意力和自我约束力不太强,如果有专人管着,成绩会提升很快,因此她才愿意花费8万为儿子报这种全托班,只要能让儿子在高考中多考几分,她觉得是值得的,可没想到,最后这一愿望却落了空。

  高考"眼镜门"女生成绩未过二本线 盼被特招遭拒

\

  6月23日上午,安徽省高考成绩公布,高考中被收走眼镜的女生圆圆(化名)也查到了自己的成绩,文科478分,比二本线低了4分。7月1日是安徽高招本科志愿填报最后一天,圆圆最终“不甘愿”地填报了安徽省内的一所三本院校。

  在6月7日的高考中,因监考老师手持探测仪“报警”,圆圆的400度近视眼镜被收走检查。半小时后确认眼镜没有问题才还给她,圆圆称失去近视眼镜给自己的考试带来了很大干扰。圆圆的遭遇引起了热议,6月15日,安徽省石台县教体局公布了事发考场的视频监控,并认定监考员的操作和处置符合规定。

  高考中400度近视眼镜被收走

  圆圆是安徽省石台县的一名考生,6月7日早上8点20分左右,通过严格安检的圆圆进入了考场。正式开考后,监考员开始手持探测仪按序对考生进行探测,10点20分左右,在对圆圆的眼镜进行探测时,探测仪亮了红灯,随后,圆圆400度的眼镜被监考员收走。圆圆称,因为被收走眼镜,她看试卷字面上的字变得吃力,不仅影响了考试状态,也影响了答题速度。

  经过半个小时的检测,监考员将眼镜归还给圆圆。圆圆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拿回眼镜的时候她考试状态已经受到很大干扰,“心静不下来,变得特别紧张,因为没有眼镜答得慢,只想着赶紧把后面的题都做完。”

  圆圆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在进入考场之前进行安检时,工作人员所用的手持监测仪与考场中监考员对其眼镜进行探测的手持监测仪是一样的,在考试前的安检中,机器并没有对自己的眼镜“报警”。

  当地回应:检查眼镜符合要求

  经事后鉴定,圆圆的眼镜没有问题。圆圆表示收走眼镜对考试发挥有很大影响。高考结束后,圆圆家长向石台县教体局提出申请,要求调查此事。

  6月15日,安徽省石台县教体局公布事发考场的视频监控。该县教体局认为,在整场考试监考过程中,监考员的操作和处置符合《安徽省2016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工作手册》的要求。目前,安徽省池州市教育主管部门正在对事件进一步调查。

  但圆圆及其家人对这一说法不认可,圆圆的父亲对媒体表示,“我们知道监考老师是按规操作,但觉得她处理问题的方式有点过。考前眼镜已经通过了安检,为什么不能考完了再检查?这样不会耽误考生,如果真是作弊的话人又跑不了。”

  圆圆认为高考成绩受了影响

  23日,圆圆的高考成绩出来,文科478分。在圆圆看来,自己的成绩是受到了“收眼镜”的影响。

  今年21岁的圆圆已经是第三次参加高考了,在连续复读两年后,圆圆自己及家人背负了不小的精神和经济压力。圆圆表示今年是她最后一次高考,“如果相关部门给的答复不理想,我会进一步申诉或者走法律途径。”

  面对“受到影响”的高考成绩,圆圆在成绩出来后曾希望石台县教体局可以“酌情”特招她进入二本院校就读,但得到的回复是“不会考虑”。对于圆圆的成绩及诉求石台县教体局对外表示,仍旧以早先的情况通报为准。关于日后的打算,圆圆计划在接下来的暑假里开始打工,为自己积攒学费。

更多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6 - 2016 上海都市网(www.shdu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